_Cassiopeia_

『态度』关于路人的善良与敬畏

禪更:

没有影响力,我只是个蹲在瓶邪圈子里看看文,偶尔自己产产粮的老透明。


我觅食的范围不广,看的网文少,电视剧也不多(我的上一部完整的电视剧是《武林外传》,这就很明显了),后来看过的网文圈子的东西只有《盗墓笔记》和《魔道祖师》,对圈子里的事情更是知之甚少。我本来只是乐呵呵地把半个人交给了圈子——直到我在不久前发现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这个tag。


这个tag我是陌生的,但其中前八个字我非常熟悉,初中时候甚至跟同班的同学卖过安利,虽然这篇文我看完以后就不知道扔到脑后哪个位置,搬家的时候更是无意间把老版的实体书丢在了某个被我遗忘的角落而遗失。后来我跟人笑谈那时候喜欢过的文字,感慨那时候喜欢的作品于今日的难以下咽之处时候再次谈到这部“作品”,却发现它身后明晃晃地挂着“抄袭”两个大字。


那时候我才知道了大风刮过和她作品的故事,以一个路人的身份。


我的第一反应是怜悯和轻微的痛心:因为平心而论,一个普通路人路过车祸现场的时候第一时间关心的不过是死伤者中有没有人有一张自己熟悉的脸,确认那只是人海中自己不认识的一员以后,平静的议论和感慨才从心底生发,善良的人可能流下眼泪,出钱出力,慰问死者的家属,帮助被害人向加害人讨回一个公道。但我想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因为多数人会为死者痛心,看到血液的时候自己的心脏也会抽疼——我再三说明,我相信多数人的善良。


我第一时间去看了调色盘,比对了记忆中多年前关于三生的情节,觉得事实已经非常明显,便私底下默默地凭着自己的良心做事,告诉身边的人那部电视剧,那部电影不应该得到关注,因为它涉嫌抄袭。


这大概就是我对于最近的抄袭事件的第一印象,也是初期的态度,上升不到敬畏原作,敬畏版权,敬畏文字的高度:因为见到垃圾场,人们自然而然会选择绕行,这属于厌恶垃圾和蝇蛆之人的举手之劳,甚至算不上是举手之劳,只是基于常识之上的判断。


但事实证明举手之劳不能抵制污浊洪流。我身边的那些人(其中还有一个我曾经短暂与之共享一个寝室的室友)对我说,她们是读者,她们只因为被好的文字吸引,文字的来源她们统统不管;还有一些自称是某家爱豆的粉丝,就算辣眼睛也要逆流而上支持自己的爱豆……如果分别分类,这些人可以被细细分成许多个立场的群体,她们无一例外都有自己的行事原则,并且认为自己的原则顶天立地,自在万物中央,是人类的准则,宇宙的规律——简而言之,从不反思;但当我问起她们是不是曾经为韩国盗版中国端午节申请世界遗产成功愤怒的时候,她们告诉我,那是两回事,网文圈子就是这样,你半个圈外人不要乱蹚浑水。


我又想,她们应该得到某种教化——不是我想要站在某个道德的制高点上看问题,只是我已经找不出别的词来形容我内心的想法。我的想法大概可以概括为:古言“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其中“道”便是某种意义上的规则,泛化来说,即我得到的报酬,必定有我在此之前符合于“道”的付出。这样一来可以说,如果开头就是坏的,哪怕后来又因为或是阴差阳错或是事后补救而让一条歪路上开满鲜花,其本质也不会有任何的改换: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是这个道理。


发现了这一点的我惊异于我竟然在此时此地仍然选择保持沉默,就如王小波笔下的那个句子“周围的世界太过荒诞,所以暗下决心保持沉默”所描述的,沉默抵抗却希望自己能够揣着我那点微小的善良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勇士一样靠爱和勇气打败恶龙。这时候我决定不再以中庸的沉默者的身份隐藏,因为那一点小小的善良是杯水车薪的,而这杯水车薪的效果很显然并不能得到我的认同:我意识到,就算不上升到信仰程度,单单以“善良”作为分界线划分敌我,那么我要说,反对抄袭的、我们正在相处、甚至是朝夕相处的人,他们根本不在意你的善良,他们不敬畏劳动,不敬畏文字,不敬畏真相。


单从文字来看,这些年我接触过好一些涉嫌抄袭的文章,它们从来就在我身边,有些远有些近,有些轻有些重,但无一例外披针带刺,戳得人血流不止:从我喜欢的人被人抄袭无法声讨维权开始,到支持的作者的文章被贴吧某个小抄袭者恶意抄袭抵死不认结束,中间还夹杂着印象不怎么深却靠数量占人眼球的研究生论文抄袭,博士生论文抄袭,甚至导师论文涉嫌抄袭,桩桩件件,历历在目,清晰如昨。我便不受控制地打字,质问那些生活在抄袭出来的镜像世界当中幻影一样存在的人,你们善不善良,你们在不在意真相。


当然最后是我完败:我有软肋,我在意那些被我树立为信仰的敬畏,心心念念要维护从我那小小的一点善良的土壤里面成长出来的原则,所以被毫无后顾之忧的人踩了又踩,骂了又骂,被称道德婊白莲花,体无完肤——我无法用我惯用的道德观说服他们,也并不擅长抓住语言的漏洞一一反击(想当年辩论赛也输得很惨),于是只能尽我所能带一带话题热度,劝说观点相同的人不要人身攻击,要理智要冷静。


这一刻我就站在了车祸现场,我仍然看到了血,看到了肉体上的淤青。我看到的是一样的东西,只是这次伤者是我熟悉的人,我的那些朋友,我喜欢的人,支持的人,崇敬的人。因为有了最接近于我生活的人的鲜血给我当头一棒对面一击,我开始感到焦急和痛苦,并且为我不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而感到深深的无奈和自责。我开始敬畏我直面的生命,就像我开始敬畏我直面的那些被忽略无视,被愚弄嘲讽的原作者的权益,那些无辜存在于世的文字,还有那份善良和敬畏。


我看到抄袭者背后利益集团的的明确表态,还有原作者们不一的处世态度,那些示威,那些苦衷,还有谩骂者已经剥离的理智,还有清醒人被淹没的声音,以及无处平静因为无处站队的路人;翻译过来,不过就是新闻工作者不敬畏真相,作者不敬畏文字,舆论不敬畏对错。混乱时候人总爱抛弃理智,作为一个经过车祸现场的路人,能不能因为责任人是你的亲友就否认自己埋在心里的对事实的判断?有时候会不会疑惑,自己的善良竟然已经这么廉价,可以随意被扭曲的判断践踏为齑粉。


“不相信神圣的人,必被世上一切神圣的事物所抛弃”,如果有一天,躺在血泊里的人换成了那些不负责任的路人,朦胧中看到那些陌生人来来往往指指点点,那么这个曾经的路人会希望他们善良,他会希望自己还有力气对所有人说这事故中的是是非非,抱着他们相信事实,追求真理的希望,觉得自己能够讨回公道;可那些已经被非善良的无敬畏者伤害过的曾经的受害者已经变成了冷漠的路人,善良消失殆尽,车祸现场无人生还。


“成功的骗子,不必再以说谎为生,因为被骗的人已经成为他的拥护者,我再说什么也是枉然。”把莎翁的话留在最后,以献给那些还在拼命忽略事实为抄袭者擦地刷墙的人,希望那些沉默的路人,好事的路人,不负责任的路人想想令人毛骨悚然的未来。


禪更。



评论

热度(174)

  1. _Cassiopeia_途柴-不完结两次半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