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Cassiopeia_

他去过花开的地方

屌屌茹:

小满哥/瓶邪/黑邪


-


那天晚上,吴邪,胖子和张起灵三人在家吃了一锅面条,卤是牛肉的,吴邪端着碗坐到门口去吃,看见小满哥趴在房前的一棵树下,吴邪把那碗面条吃完,想去厨房的锅里舀几块肉给小满哥,吴邪把锅掀开,对着厨房外面大叫道,“胖子!肉呢!你多大个人了还跟狗抢吃的!”胖子从外面走进来,指着柜子说那不在那儿,老子早给它凉好了。


“我能跟您家祖宗爷枪吃的么?”胖子鼻孔直出气,“我和他指不定谁更大呢!”


吴邪端着肉出去,小满哥抬头看他,吴邪和他对视了一会,把肉放在手里,招呼他过来吃,半响,小满哥不动。


“怎么了?”吴邪说,他凑过去把肉放在小满哥面前。


吴邪蹲着环顾了一会,把肉捡起来,冲不远处的张起灵说,“小哥,”张起灵递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吴邪头向小满哥一摆,“你过来喂他。”


张起灵和吴邪一起拿着肉蹲在小满哥面前,张起灵对小满哥吹了个口哨。


“他是不是不饿。”吴邪说,“他昨天也没怎么吃东西。”张起灵看着小满哥,没再采取什么措施。


“他平时不是更听你的话吗,”吴邪问,“怎么你喂他他也不吃了?”


张起灵摇头。


小满哥忽然站了起来,走到了他们俩面前,在张起灵面前转了一会,然后又走到吴邪面前,把吴邪手心的肉舔走了。


“这不对,”吴邪说,“小哥,抓住他!”


小满哥并不是普通的狗,吴邪不把他当狗看,所以吴邪平时从来不对他做一些平常人对狗做的事,比如挠痒痒,闲着没事顺毛撸狗,他虽然不会咬你,但如果一个成年男子在打盹休息或者散步的时候,忽然被人浑身抚摸,你觉得他会高兴吗?


但现在小满哥就躺在地上,吴邪和胖子分别扯住他的前腿和后腿,把小满哥的腹部暴露在张起灵眼前。


“这狗,”胖子说,“精神头跟以前比差远了啊。”


“轻了,”张起灵说,“有肿块。”


“去医院吧。”吴邪说。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吴邪一直没说话,三个人气氛比较沉重,他刚刚和胖子换完手抬小满哥,手空了,可以点烟。去医院的时候给小满哥插胃镜,为了减轻痛苦上了麻药,麻药劲虽然过了,但小满哥还是走的摇摇晃晃,吴邪没让他再走。吴邪踢脚底下的石头,他想他要怎么和二叔交代呢?其实二叔未必会怪他,只是他自己想,小满哥不应该是病死的,这对这条狗来说太没尊严了,也太亏了,尽管小满哥一声作风正直,但用胖子的话说,凭借小满哥这个面向体型,还能再搞村头五百条,公的母的都行。吴邪想到这里,依旧没能笑得出来,他戒烟有一段时时间了,只是今天实在郁闷。


那医院的医生还问他,这黑背太纯,值不老少钱吧,吴邪看着床上黑色的一坨,都不知道怎么回答,那哪是值钱啊,根本就是值人命。


吴邪兀自抽了一会烟,伸手在路过的树上掐了几串叶子,他跟张起灵说,“换我抬吧。”


“我知道你体力好,”吴邪说,“可我也不能老压榨你。”


张起灵换给吴邪,在吴邪旁边走着,忽然伸手摘掉了对方肩膀上的一片叶子,吴邪很迷茫地看了他一眼,张起灵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吴邪盯着他的脸,一时间不知道回句什么,他转了一下眼睛,“对,”吴邪点头,“你很有觉悟。”吴邪说。


“小满哥可不是你唯一要送走的。”吴邪笑。


“不要说这些,”张起灵平静道,“只送眼前的。”


小满哥醒了,这些日子,他只吃吴邪给的东西,吴邪给他端饭盆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他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后来他们三个人聚在一起围着小满哥,看小满哥吃东西。


“这样不好吧,”吴邪说,“我要是被人这么盯着我也吃不下。”


“那咱们假装盯别的地方。”胖子说,“你看天上那朵云。”


“要送他化疗吗?”吴邪说。


“我看别了。”胖子道。


“不化疗治不好。”吴邪说。


“也是,”胖子摸小满哥的耳朵,“那就去化疗吧。”


“化疗痛苦。”吴邪说。


“那你他妈怎么办?让小满哥安乐死?”


“你觉得呢?”吴邪问张起灵。


“有没有偏方。”张起灵说。


“不是吧,”吴邪道,“你还信这个。”吴邪别过头去,“有偏方吗?”他问胖子。


“我是看出来了,”胖子瞅吴邪,“小哥说啥就是啥,”他想了想,“瞎子不是挺会这个歪门邪道吗?不是还给你搞这个蒙那个蒙的,你让他来试试。”


“操,”吴邪说,“他差点搞死我,我再让他来,搞死我的狗?”


黑瞎子四天才折腾进村子里来,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拿,吴邪在厨房把炖盅都准备好了,还收拾出了一张手术床,大老远看见黑瞎子一副墨镜晃晃悠悠,吴邪觉得十分恼火。


“没草药?”吴邪疑惑。


黑瞎子瘪了下嘴角,冲吴邪摇头。吴邪张嘴想说点什么,又憋回去了,倚在门上挨了一记脑瓜崩。


“我操!”吴邪说,“你别烦我!”


“你想骂我啊?”黑瞎子笑道,“别憋着,病都是憋出来的。”


“你能不能治好小满哥?”吴邪问黑瞎子。


“不能。”黑瞎子搬了个马扎坐下去,吴邪听了一口气冲上来,蹲在黑瞎子面前,“你不能治好他你来干什么?”


黑瞎子静静看了他一会,把手放在他肩膀上,“我来这里,送咱们沙海战友最后一程。”


小满哥是在黑瞎子出发的那天早上离家出走的,但吴邪并没有告诉黑瞎子这件事情,因为他想小满哥出去玩这种事之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说不定他还会回来,回来的时候黑瞎子也到了,就可以试试偏方了,但黑瞎子四天进了村子,又等了两天,小满哥还是没有出现。


他们四个人在门口扒饭,日常等狗,隔壁养鸡的大姐都不好意思再找茬了,“小满哥回来啦?”


“没呐!”胖子挥手,“您甭添乱了,”胖子指着吴邪,“当家的烦着呢。”


“他不会回来了。”张起灵说。


“这狗太有灵性,知道自己得了绝症,不想麻烦别人,”黑瞎子补充,“真是条好狗。”他难得地叹气。


“家里是不是没腊肉了。”张起灵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啊,”吴邪回过神来,“是,这不多了一个人吗,没事,我过一会再去仓库里拿点出来晾着。”


张起灵冲吴邪点了下头,端着碗回屋。


黑瞎子凑到吴邪身边,把碗里的腊肉挑出来吃了,“他怎么了?”黑瞎子脸上挂着坏笑,“嫌弃我吃你们家肉吃多了?”


“你问他去。”吴邪继续吃饭。


“你不知道?”黑瞎子问。


“你当我X教授?我他妈怎么知道?”吴邪说,“哎,”他放下筷子,冲黑瞎子笑,“人家仙风道骨的,别不是你来坏了人家的风水。”


“有道理有道理。”黑瞎子说,“坏了他桃花阵了。”


吴邪已经回屋了,没听见黑瞎子说什么,胖子正在抠脚,他抬起头来,“啊?”胖子问,“什么阵?”


张起灵晨起跑步,推开门看见小满哥趴在门外是黑瞎子来这里第三天的事。张起灵俯下身看了一会,进门把吴邪叫起来。


“回来了?”吴邪问。


“嗯,”张起灵点头,“已经不在了。”


他们做了一个小担架,决定把小满哥抬上山去,吴邪坚持着不换人,他在前面一直抬,小满哥已经瘦了好多,他一直抬也不觉得太累,小满哥不需要人遛,他自己就会去各种各样的地方,吴邪只知道他似乎很喜欢往山上跑,具体最喜欢哪个地方,吴邪也不知道,他倒是常常看见小满哥爬在家门口的树下,但是他觉得把这样一只狗葬在家门口,不像小满哥生前的作风。解雨臣和秀秀本来说来看看,被吴邪拒绝了,现在这个天气,尸体经不起放,还是赶快埋下去比较好。


最后小满哥被埋在了一个小山丘上,山丘上有颗树,和家门口的一样,这样的话,小满哥在太阳晒的时候就可以待在这棵树下,吹山风,还有点像家。他们四个人站在小满哥的坟前,人手一杯水,毕竟狗不能喝酒,胖子问,“怎么称呼?”,吴邪和黑瞎子对视了一眼,说,“同志?”


“好,”胖子说,“小满哥同志,你的一生,胖爷佩服!你也是跟老九门混过的狗了,大我一辈,后来成为我的战友,再后来和我同居,虽然咱们俩之间发生过诸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并没用实质的,流血的冲突!主要是我抢你肉吃,我要在这里向你赔不是!你的主人,你的第三代主人,也就是我的兄弟,天真同志,他已经严厉地批评过我啦!你放心!如有来世,你我再相见,有我胖爷一口肉吃,就绝对少不了你的!安息!”胖子把水洒在坟前。


黑瞎子举起水杯,“沙海谢谢你!小满哥同志!你是整个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如果没有你,哥儿几个今天都站不到这里来!瞎子很喜欢你!要不是没钱,我也要买个和你差不多的养着!但是小满哥同志,绝不是钱能买来的!这一点,你的主人,也就是我的徒弟吴邪,已经和我反复强调过了!小满哥!安息!”黑瞎子把水洒在坟前。


张起灵走上去,静静地凝视了墓碑一会,把水撒到地上,退了回来。


轮到吴邪,他叹了口气,慢慢摸着那块墓碑,“好样的,”他说,“爷爷和潘子见到你一定开心。”


那天夜里,吴邪又上山,把小满哥常用的那个饭盆也埋在了土里。


吴邪把脚插在溪水里。


“你不是很开心啊。”黑瞎子勾住他的肩膀。


“这很难看出来吗?”吴邪问他。


“不要不开心,”黑瞎子晃他的肩膀,“过去了就过去了,可别想不开。”


“你哄谁呢?”吴邪说,手往旁边指,“身边的神人这位我都接出来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嘿嘿,”黑瞎子揉吴邪的头,“那就行。”


“我就在想,”吴邪用石头打了了水漂,“希望我下葬的时候人能来的全点。”


“这算什么,”黑瞎子说,“我下葬的时候人才来的全呢,”他掠过吴邪的肩膀看张起灵,“估计那位要守到最后咯。”


“我看出来了,你张嘴就是不吉利的话,”吴邪起身,“不说了,我回去做饭,你们俩聊吧,一会回来吃饭。”


“哎,”黑瞎子不平,“是谁先起的话头啊?”


吴邪走掉,一时间岸边只剩水声。


“我说,”黑瞎子打破了沉寂,“你哄他没?”


张起灵回过头,缓缓地看了黑瞎子一眼,别过头去,又半响,他点头。


“哈哈,”黑瞎子笑道,“没看出来啊,真是铁树开花了,你怎么哄的?”


“和你无关。”张起灵说。


“我猜猜,“黑瞎子拎了块石头在手里掂着,“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张起灵面无表情。


“你说他是不是就喜欢你这样话说不清楚的,”黑瞎子看张起灵,“难道他就吃这套?”


“总之我觉得哄人得像我那样,”他把石头打出去,“搂在肩膀里揉一揉。”


“可是他走了,”张起灵说,“他也不是很开心。”


“嘿嘿,”黑瞎子跳下水去,“心疼我呗。”他在水里游了两圈,“还挺凉快的,”他对张起灵说,“下来游两把?”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摇摇头。


吴邪看见张起灵走回来,“瞎子呢?”他看张起灵的身后。


“他回北京了。”


“我靠,”吴邪说,“我做了四个人的饭。”


“我饿了。”张起灵说。


过了两个周,黑瞎子在家刷朋友圈,他看见吴邪拍了一张小满哥的土坟,坟前开出了细小的花朵,吴邪配了一行字,“他生前一定去过花开的地方。”愣了几秒,黑瞎子点了赞,他想在下面评论“文化人就是矫情”,但又删掉了,他想,他希望,如果他也有那么一天,吴邪也可以替他矫情一把。


“花开的地方,”他默念,“我也去过不少,估计比那哑巴多。”


-END

评论

热度(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