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Cassiopeia_

【瓶邪】呼吸之间

ever229:

昨天三叔连载里,吴邪昏迷前24小时的故事。又名我的男朋友有超能力




1.




胖子怀疑张起灵有超能力。




他们驾车驶入杭新景高速,在沿路一个叫航头镇的加油站停下来。胖子一路小跑去放水,完事又洗了把脸。出来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过了白露,白天是越来越短了。




他抬头看了眼小超市里的表,将近七点,他们已经一刻不停地开了半天。




胖子叹了口气,透过玻璃窗能看到远处张起灵的背影,在橙黄的路灯下显得有些模糊。他摸了摸肚子,在小超市里抓了几袋面包,火腿肠和水,拎着袋子走回去。




“超人也顶不住这么不吃不喝。”胖子掰开一根火腿的包装硬塞在他手里,“凑合吃点,让我再看眼天真的短信。”




吴邪的短信特别正常,当然这是在胖子看来。当时他正从外面拎了一把野菜准备做早餐,进门就看到张起灵站在院子里,紧锁着眉盯着手机屏幕,就好像上面写了什么难解的谜题。




他以为又是吴邪发来的什么新潮的视频,甚至见怪不怪地调侃了一句:“哟,小吴的短信?”




对方没响应,胖子哈哈笑了几声,走进厨房开始洗菜。过了会儿听到背后一句:“我要回杭州一趟。”




“天真喊你过去?当时不是他自己要一个人去杭州找找线索吗,”胖子没当回事,继续哗哗放着水,“不是我说啊,你们俩这才刚分开几天……”




”不是,“张起灵打断他,声音发沉,“吴邪那边会出事。”




胖子心里一惊,猛地把手龙头关上了。用围裙擦了手就接过张起灵的手机看。




往上翻了一段的聊天记录,危险没看出来,眼睛却真的泛酸。




除了零零散散的视频记录以外,唯一和正事有点关系的就是最近的一段对话。吴邪问了那个女人皮俑的下落,张起灵回得也简单。然后就是吴邪的表情包,一只小白狗崽歪着头,下面写着:“你的小可爱对你使用歪头一击“。




“……”胖子有些无语,看着张起灵回的最后那个乖字,只觉得十分闹心。本想说小哥你不是想多了,转念一想又好像明白了什么,了然地搭上对方肩膀,道:“成了,小哥,兄弟懂你。咱们收拾收拾,我订个票,咱们明天就坐火车去杭州。”




“没有时间了。”张起灵果断道,“吴邪那里情况很紧急,我们必须马上出发。”




胖子在副驾上一边嚼着面包一边想:小哥紧张起来还真唬人。的确很少见他那副样子,吓得他来不及多想就跳上车跟他跑了出来,等开出去好久才意识到,整件事里除了张起灵本人的可信度外,没有任何靠谱的地方。




胖子和张起灵换了两次班,在后座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胖子抹了把脸,看到了公路上的指向牌,估摸着中午之前就能到杭州市区。




“小哥累了不?”胖子拍他肩膀,“咱们换换。”




累是肯定的,张起灵嘴唇都发白,看样子连口水都顾得上喝。趁红绿灯,胖子拧开瓶盖把水给人递过去。




这样的张起灵看上去多少有些奇怪,胖子和他兄弟多年,某些方面的默契甚于吴邪,心里清楚这个人没有可能无缘无故去做一件没有逻辑的事。但感情这件事本身就不讲逻辑,张起灵这样折腾一番很可能纯粹多余,然而能随心所欲去做一件多余的事,是很奢侈的,胖子甘愿陪他奢侈一把。




他还没想好是先给吴邪发个短信,还是把张起灵换下来让他发,裤子兜里的手机在这时候狂震起来,断断续续响了十几下。




拿出来看,小企鹅的标志还在接连不断地刷着屏,全都来自同一个群,所有信息最前面都写着”@全体成员“,后面跟着触目惊心的感叹号。




2.




白昊天觉得,偶像的男朋友可能有超能力。




她一路狂奔,跑到那个铺子的时候,吴邪已经和另外一个人被皮俑紧紧缠住,陷入了昏迷。她上前使劲拽了两下,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吴邪嘴里的东西拔出来。然而以她的力气,实在对包裹在两人身上的皮俑束手无策,便立刻大声呼救起来。一时间另外那人的伙计涌了进来,有人拿刀就刺,但那皮俑韧性十足,很难被刺破。




吴邪的嘴唇已经发青,头歪在一边似乎没了声息。白昊天急得拿头撞了两下墙,疼痛使她找回了一些冷静,立刻拿出手机,先拨了急救,又在吴家每一个群里发出求救信息,并附上了自己的定位。




她不断发着消息,很快到达了刷屏的限制,幸好群里其他人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断接替她把求救信息刷下去。




她麻木地回想着窒息的最佳抢救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一分钟还是半小时,她完全失去了概念。




就在这时,门口终于出现了一个身影。白昊天连他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就看这人瞬间冲到了吴邪身边,连刀都没拿,一瞬间,生生徒手撕开了那张密不透风的皮俑。




被包裹住的两人一下子从里面掉了出来,那人接住吴邪,立刻把他平放在地面上,掰开嘴唇手指就伸了进去。




她刚想冲上去说点什么,后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都让开都让开!这么多人围着,还让不让人喘气了!”




扭头就看一个胖子把屋里的人往外推,给被抢救的两人腾出一片空地。




救护车还没来,不过这种事,向来都是天注定。




白昊天站在原地,死死盯着吴邪的位置。给他做人工呼吸的那个人已经不厌其烦地重复了很多次那一套动作,然而躺在那里的人始终紧闭着眼睛。




被她的求救召来的吴家伙计陆续赶来,全被那个胖子拦在了屋外。一群人异常安静地站在院子里,看着那个黑头发的男人固执地一次次贴上吴邪的嘴唇,直到后者的胸腹部终于出现了明显的起伏。




那人掀开吴邪的眼皮,又摸了摸他的手腕,才终于舒了一口气。那副样子,倒像刚刚被救回来的是他本人的命。




周围的人似乎都被这人的气场镇住了,没人敢上前。白昊天看着他伸出手,很轻地摸了摸吴邪的脸颊和头发,才把人抱起来往外走,放到院子里的一张躺椅上。




那个胖子走了过去,也是惊魂未定的样子,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说了句什么。白昊天看着三人挨在一起的画面,忽然后知后觉想起了他们的身份。




她把吴邪当自己的偶像,因为她相信头脑胜过武力,但方才这一幕过后,却让她产生了些许动摇。




吴家那么多杭州本地的伙计,还有救护车,怎么还没一个身在千里之外的人来得及时。




她想到道上关于这个人真真假假,神乎其神的那些传闻,心里偷偷得出一个奇怪的猜测:




也许偶像的男朋友是超人也说不定。




3.




张起灵希望自己有超能力,然而他没有。




他看过吴邪写的那些故事,从他们第一次相遇到最后一次重逢。他知道在吴邪心里,他几乎像是一个不死的传说,有时候看到那些略为夸张的用词,自己会忍不住笑,心里是暖的。围绕在他身上的目光很多,唯独这一份带着温度,他甚至有些享受这种感觉。




但他不是神,他没有任何法术在身,在生死面前,他像任何一个凡人一样无力。




他给吴邪做过两次人工呼吸。第一次是很多年前的玉矿里,那时候吴邪还是个孩子——他现在也是个孩子,只不过比当时稍微长大了一些。他和胖子看着吴邪面色苍白地凭空出现在矿洞中,已经没了呼吸。他当时的反应是下意识的,甚至没有一丝犹豫。




给吴邪做人工呼吸的时候,张起灵的心跳很快。他倒是希望自己能有什么超能力,起死回生的魔法,但他能做的唯独只有最标准普通的人工呼吸法。解开他的衣领,露出那道淡淡的疤痕(不知那一次吴邪是怎么熬过来的),抬起下巴迫使他张开嘴巴,把手指伸了进去确认了口腔和喉管并无异物,再捏住鼻子,对着熟悉的柔软的嘴唇,深深吸气,呼气。




吸气,呼气。




吸气,呼气。




呼吸之间,他把属于自己肺部的空气,连同他的生命,全部渡给了吴邪。




吴邪能够自主呼吸后一直昏睡着,医生对他进行了简单的检查,表示急救措施十分到位,人很快就能醒来,身体并无大碍。张起灵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些出神。




吴二白面色铁青地训着那个小姑娘。说是训并不准确,实际上他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道:“你知道规矩。这一行你以后就不要想了,明天找我把这半年的钱算一下,马上离开杭州。”




小姑娘眼眶通红,却一滴眼泪也没有,最后点了点头。




胖子有点看不下去了:“我说二爷,您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要不是这姑娘,小吴这会儿也救不会来啊。”他想了想,加上一句:“小吴醒来,肯定不愿意看见救命恩人就这么被炒了吧。”




“要不是她,吴邪现在也不可能躺在这里。”吴二白冷笑道,阴鸷的眼神却落在远处发呆的张起灵身上,忽然间又笑了。




“姓张的,你这下也看到了,放任他是个什么后果。”吴二白慢慢道,“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能做什么,想做什么。不用我提醒,你也知道他这些年一共走了多少回鬼门关。要是还想让他多活几年,就不要让他再碰这些。”




张起灵抬头淡淡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又转回来继续盯着吴邪的睡脸。




白昊天向他走过来,半含着眼泪,小声对他说了一句对不起。




胖子在旁边道:“哎哟,妹子你别哭,小吴什么样我们还不清楚么,肯定不是你的错。”




他这么一说,白昊天本来没打算哭,这下眼泪倒噼里啪啦全下来了。




“我,我能不能等他醒来再走……”小姑娘捂着眼睛哀求道,”就一眼,看到他没事我马上就走……”她咬着嘴唇看向张起灵,“行吗……”




胖子哎了一声,拿了点纸巾让她擦眼泪,“妹子,你听我的先回去,等天真……小吴醒了,我们马上告诉你,行不?”他看了眼吴二白的方向,“你留在这里,小吴醒来就更不好办了。”




说着就拿出手机:“加你个好友,是群里那个最开始刷屏是不,叫什么来着?”




“……”白昊天支吾了一下,脸有点红,“……叫,‘一言以蔽之’。”




胖子没反应过来,张起灵倒是看了过来。




白昊天第一次和他对视,只感觉传说中的哑巴张也没那么可怕,眼神甚至可以说是温和的。




“回去吧。”张起灵道,“他没事了。”




4.




吴邪懵懵懂懂醒来就挨了一巴掌和一顿训,等吴二白带人走了脑子也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就坐在院子里,咬着一次性筷子发呆。




“小哥,我总觉得你有超能力。”他慢慢回忆起事情的来龙去脉,怎么也想不出张起灵从福建瞬间赶到杭州的理由,“……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这么觉得了,所以每次快挂的时候都下意识想你会不会出现,然后每一次你都真的会出现。”他笑起来,“后来你……不在,才好不容易改掉这个毛病。结果现在,好像又有一点。”




吴邪想,可能自己心里潜意识真的觉得,就算是被逼到山穷水尽一跃而下,也总会有一个人在下面接着自己。因为这么想,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放松警惕,放任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




他不知道合理依靠和过度依赖的界限在哪里,但绝不能这样下去了。




“但是我知道你没有,我也希望你没有。”吴邪靠着张起灵,闭着眼睛不忍看他眼底的淡淡青色,“你放心,以后我会……更小心。“




接着就感觉张起灵握住他的手指,“我有。”




吴邪睁大眼睛,“……超能力?”




张起灵点头。




吴邪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猜他又在逗自己玩,于是顺着他打趣道:“那你的超能力是什么。”他想了想,笑了,“闪电侠啊,还是瞬间移动?那你速度是多少。“




说着也不要答案,就凑过去亲他。




他们吻得很慢很慢,仿佛周围的世界和时间在唇齿相触的那一瞬间就停止了。




如果吴邪需要,张起灵觉得他也可以有这种超能力。




是光的十倍速绕过地球,点亮一个黎明。




呼吸之间,世界得到了圆满。










FIN.



评论

热度(2170)